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五味小说 -> 其他小说 -> 修仙从时间管理开始

第八章 疑心太重啦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要论谋夺补天石碎片,罗衍这边大概是最简单的。
原因无它:昆仑的补天石碎片,在天门峰秘境之中,因此赤松仙人需要布下许多禁制,防止有人潜入秘境。
又比如蜀山的补天石碎片,直接嵌在锁妖塔禁制之中,若非在阵法上有极大造诣的人,根本无法将其顺利地取出来。
也就是说,取碎片的本身操作难度越高,那么仙人可能布下的后手也就越少。
前者再怎么困难,至少都是已经亮明的牌,而后手却是完全未知的,因此罗衍宁愿去攻克前者,也不愿意去对付后者。
蓬来玉清观这边,补天石碎片放在万象仙人的空间夹层之中,若是没有练过袖里乾坤,根本连空间在哪里都找不到。
从这个角度来考虑,空间夹层里头设有仙人后手的可能性,并不算大。
然而,从手段的多样性来说,万象仙人的各种神通,肯定比惯于“以力破巧”的长眉仙人要多。
长眉仙人能将补天石碎片嵌在剑柱的禁制里摆烂,万象仙人未必也会如此,说不定就布下了什么诡谲的陷阱呢!
无论如何,终归要等到那一日再动手——万象仙人没有离开蓬来,自己当然不可能作死过去调查。
因此,最近罗衍只是待在天工坊中,专心处理来自外界的诸多委托,大多都是一些定制的阵法需求。
坊主突然开始专心工作了,让石琉璃、梁若华和施晴都是震惊不已——大家便委托石琉璃,过来探一探罗衍的口风,看看是不是走火入魔、脑子抽风了。
“没事啊?”罗衍莫名其妙地问道,“我身为天工坊坊主,处理天工坊的客户订单,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吗?”
你还知道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啊……见他这么义正言辞,石琉璃一时也有些无言以对,只能木然说道:
“嗯,确实,不错。”
她默默离开书房,顺手又起了一卦。
铜板落下,却是大凶之象。
石琉璃沉默下来,因为大凶卦象极其少见,且大多都是以模棱两可的形式出现。
像这种极其明显的、没有任何模湖的大凶之象,石琉璃掌握术算之后那么多年,却还是第一次见到。
她的手微微有些颤抖,忍不住再次抛出铜板。
铜板飞天,她才勐然意识到不对。
一卦不两算,这是铁律。若是二算,就证明术算者的道心已经动摇,算出来的结果就不再准确。
果然,铜板再次落下,已经变成了逢凶化吉之兆。
逢凶化吉,沿袭之前的大凶,自然是一件好事——但违背了一卦不两算的原则,使得石琉璃完全没办法放下心来。
无论怎么算,也不可能准确了。
石琉璃心中略微烦躁,只能默默回了铸剑坊,打算晚上再找夫君谈心。
若是徐应怜安知素在此,大概会直接和罗衍说“我算卦出了大凶,你给我来解释解释什么是大凶”。
但石琉璃可不是这个风格。她心思略微转动,便想到若是夫君有意瞒着自己,那么自己贸然过去询问,不仅没法得到想要的答桉,而且也会打草惊蛇,让夫君更为警觉。
嗯,虽然用“打草惊蛇”不大合适,显得夫君有些坏坏的,但意思就是那么个意思。
等到晚上,罗衍从书房里回来,就看见桌上已经摆好了丰富的菜肴。
八荤八素,琳琅满目,仿佛慈禧太后用膳,让罗衍也忍不住浑身发抖,心想该不会是娘子察觉了什么端倪,在菜里下了能叫人修为尽失的毒药,要将自己锁在天工坊的地下室里囚禁起来吧?
“夫君,你坐啊。”石琉璃微笑说道。
罗衍战战兢兢地坐下,就看见石琉璃优雅地右手持箸,左手轻轻挽住右手的袖子,夹了一个仙果在自己碗里。
“夫君尝尝,味道如何?”
“娘子。”罗衍本来就心虚,哪里敢尝,只是强笑说道,“咱们都是辟谷修士,何必贪恋这口腹之欲?不如我先将其收好,下次工作累了,吃些权做宵夜……”
“不行。”石琉璃笑眯眯道,“这是我的一番心意,你一口都不尝,实在太说不过去了吧?”
罗衍便越发断定这些食物有问题,连忙问道:
“娘子为何突然今天要下厨?”
“是这样的。”石琉璃款款说道,“夫君以前性格都比较……散漫,最近突然勤于工作,让大家都很惊讶,所以我思前想后,还是做些美食来犒劳夫君,作为鼓励。”
说着,她又亲自持箸握勺,将每盘菜都弄了一点,亲口吃了,以示无毒。
罗衍见了,便晓得自己有所误会,心里羞愧不已。
为了掩盖这惭愧的情绪,他便强行装作根本没有怀疑菜肴有毒,只是转移话题笑道:
“倒也没什么,只是突然觉得以前太过惫懒,将诸多事务留给娘子打理,实在是说不过去。”
“夫君能有此念,实在是太好了。”石琉璃擦了擦眼角。
也不至于感动到落泪吧……虽然是虚伪地说着谎,但罗衍见石琉璃这般情态,还是有些过意不去。
“既然如此,那天工坊还有许多剩余工作,例如宗门内部的一些需求,还有掌教、长老那边的礼节邀请等等,也都劳烦夫君一并接手吧——反正都是坊主应该做的。”
罗衍听得瞠目结舌,连忙推拒说道:
“咳!我最近才开始接手坊内事务,还是有些不熟练——娘子且让我先适应一段时日,要不下个月再说吧?下个月一定!”
“如此也好。”石琉璃点头应下。
罗衍见石琉璃不再坚持,心里也暗自松了口气,便和石琉璃一起用餐起来。
石琉璃嚼着佳肴,暗自却想:
愿意为坊内做一些事情,却又不愿意全部接过去。也就是说,他并不是真心想要工作,而是出于某些别的目的……比如说,代偿心理?想要弥补?
先适应一段时日,下个月再说……并非单纯的拖延,却给出了“下个月”这个时间点,也就是说到了下个月,类似代偿的、驱动他去做这些事情的动机,就已经不存在了么?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