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五味小说 -> 都市言情 -> 整座大山都是我的猎场

第六百二十章.刀下留猪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月黑风高,恶鬼叩窗,门卫少年临危不惧,惩恶扬善……
一个小故事,让林场大门口的人越聚越多。
当林场老大,书记周春明来上班的时候,看到这一幕都被吓了一跳。
但一听周建军说,是李如海在讲故事,周春明便饶有兴致地跟大家伙一起听了一段。
这时候,赵有财、李大勇、李宝玉和林祥顺都在不远处。当见自己亲家都来听热闹了,赵有财便悄悄退出人群,快步往食堂走去。
收发室前,李如海小手一挥,道:“那人瘫坐在地,被门卫少年小英雄手持正义的大扫帚惩治之时,他于惊骇中露出本来真面目。”
说到此处,李如海把手向后一抓、往回一手,目光在人群的第一排扫视半圈,问道:“你们猜猜他是谁?”
“谁呀?”
“你这孩子,你快说得了,我们上哪儿猜去?”
一时间,吃瓜群众们还不乐意了,没有这么吊人胃口的。
人群中,有人看见李大勇,便喊道:“大勇啊,让你儿子赶紧白话吧!”
李大勇闻言,忙把身往李宝玉后面一躲,儿子长大了就是好,能给老爹遮风挡雨了。
“哈哈哈……”忽然,李如海一阵大笑,瞬间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到了自己身上。
然后,这孩子大声说道:“他不是别人,正是那永安屯张来发是也。”
李如海此言一出,大多数人都很茫然。虽然他们几乎所有的人,每天会都去开水房打热水,但对于那个看开水房的小孩,谁也没做过多的了解。
而张来发又不像李如海这么能笼络人,所以在场里几乎是个小透明。
见众人茫然,李如海微微一笑,道:“说起张来发,可能老少爷们儿不太了解。但要提起他爹来,在咱们林场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他爹名叫张占山,曾是咱林场二食堂的大师傅。
他身上还有哥哥,叫张来宝。咱们听过上文书的都知道,这个张来宝曾夜盗秋粮,害得我哥憨……李宝玉痛折一臂呀……”
“这啥时候的事儿啊?”人群中,周春明忍不住向周建军问道:“这我咋不知道呢?”
周建军闻言一笑,凑到周春明耳边,小声跟老父亲开玩笑道:“爸,不是儿子批评你,你有点儿脱离群众了。”
周春明本想反驳,但看左右人的神情,显然他们都知道此事。周春明心想,以后得多让于秘书帮我留意着点儿。
此时,李大勇、李宝玉忙往人群外逃,只留下林祥顺还在原地听热闹。可林祥顺听着、听着,就发现同伴都跑光了。
而挤在人群中吃瓜的董志明,脸色是越来越难看了。作为张来发的姐夫,他是真恨这个小舅子不懂事。
之前在张占山的葬礼上,董志明拿着死了的张占山说事,才求得食堂主任松口,收十四岁的张来发进二食堂当个学徒。
可未曾想,这小子到了周春明面前以后,竟然主动请缨要去把大门。
这一下子,连食堂主任都坐蜡了。见到董志明时,就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地说了他一顿。
当时董志明气的都不行了,要知道那厨师可是手艺活。从学徒熬到上灶,再熬到大师傅,工资肯定是一级一级地往上涨的。而门卫呢,涨工资就只能熬工龄了。
更气人的是,这小子最后连门卫的活都没保住,又被调去看开水房。他才十四啊,就干这个养老的活,这辈子还能有出头之日了么?
但让董志明没想到的是,这小子竟然在场子里装鬼吓人,还被人给逮了个正着。
这时候的董志明,是真不想再管张来发了。
但转念一想,现在的老张家,张来发是唯一一个囫囵个的男丁。如果这孩子的工作再没了,那老张家可就真完了。
这是自己媳妇娘家,他们家过的不好,自己媳妇能眼睁睁地看着么?到时候不还是得自己往里搭么?
想到此处,董志明只能去到保卫组给张来发求情。跟刘金勇说张来发家里多难、多可怜,请刘组长高抬贵手。
张来发毕竟年幼,家里确实是困难。主要是他并非要搞破坏,只是想吓唬、吓唬李如海。
虽然张来发这事干的挺mlb的,但也不能一棒子把小孩打死啊。
于是,刘金勇就叫董志明把人带回去好生教育。在董志明再三保证后,刘金勇大手一挥,就让人把张来发给放了。
董志明在外头等张来发的时候,虽然还没见到人,却闻到了一股骚味。
这让董志明不禁想起了门卫少年讲的,他一桶童子尿驱邪的故事。董志明晃了晃脑袋,就见张来发小跑着奔自己而来。
张来发带着哭腔喊道:“姐夫!”
董志明慌忙往旁一躲,抬手拦道:“你别往我身上扑!”
……
赵军、张援民带着狗帮进了山场以后,还真没往远了走。先往西南走了约半个小时,便在山阳坡顺着岗梁子往上顶。
这一路上,赵军不停地观察着二黑的举动。
但看这狗一进山的精神状态,赵军就知道这绝对是条好狗。
“二黑!”赵军试着叫了一声,二黑回头看了一眼,赵军又叫了一声,二黑便撒腿跑到赵军身边,扬着头在赵军周围转圈。
“好二黑!”赵军一边慢走,一边摸着二黑的脖子。
打狗围的人,没有不爱狗的,更别说这么好的猎狗了。
被赵军摸了两下,二黑就跟在赵军身旁,随着赵军一甩手,喊道:“二黑,去!”
二黑又往出跑,跑出十来米就扎进左边林子里,不多时又蹿了出来。
赵军慢慢地走着,时不时回身遥望对面山峰,再回头看看漫山遍野的猎狗,当真有种心旷神怡之感。
这种感觉,就算什么猎物都没打着,心里也畅快。
“兄弟!”张援民突然喊了赵军一声。
赵军闻言,笑着问张援民道:“大哥,咋了?”
“兄弟。”张援民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今年你还给不给我找活干了?”
“啊?”赵军一怔,皱眉问道:“大哥,你要找啥活啊?”
张援民道:“咱去年不还买个油锯呢么?我寻思林场要冬运了,要不兄弟你再给我找个放树、打枝、造材的活?”
“你可拉倒吧!”赵军闻言,忙一抬手打断了张援民的话,然后道:“大哥,你知道你去年咋回来的不?”
一说起这个,张援民还有些不好意思了,他道:“兄弟,你跟你嫂子去的,你还问我。”
听他这话,赵军哈哈一笑,道:“大哥呀,人家杜把头大老远特意找的我,跟我说让我把你整走,要不他们愣场都得黄。”
“这个杜春江。”张援民道:“这老小子可特么坏了,全特么坏心眼子。”
“嗯呐。”赵军点头道:“大哥,他是啥人,兄弟都知道。关键是你一出去,你领好几个人上山,真给谁搭山上可咋整?”
这年头,不说民风淳朴吧。应该是法律意识没那么强。就像朱大山找江华去崩黑瞎子,结果叫江老爷子送了性命这件事。
事情出了以后,朱大山没赔老江家一分钱,老太太也没找朱大山要钱。
因为他们没有那个意识,而张援民要带人上山,出了事八成也是不了了之。但赵军却决定,可不跟他操那个心了。
所以,虽然不知道张援民咋想起要找班儿上了,但赵军却坚定地对他说:“大哥,你听兄弟的,你这冬天就跟着我吧。我抗祸害,能撑得住。”
张援民闻言,白了赵军一眼,笑道:“兄弟,你净拿话磕打你大哥。”
“大哥,你先别着急。”赵军也是一笑,道:“我们组长给我假了,能休到元旦呢。咱们现在就是遛狗,让狗跑开了。等下雪以后,咱把这十二条狗分成两帮,领着两帮狗轮流上山,咱们天天打围。
我算了,咱们有一个半月的好时候。正好赶上今年老虎崽子厚,从下月干到十二月末,咱多磕两个老虎崽子,不比你放树挣钱多了?”
“那是!”张援民眼前一亮,当即向赵军表决心道:“那兄弟,大哥就跟着你干了!你往哪指,大哥就往哪儿打。”
“嗯。”赵军看着张援民,满意地一点头。你看看人家张援民这态度,再看看那二咕冬,跟自己放山的时候都不听话,还净整幺蛾子。这要是带他上山打围,哪还了得?
“汪汪汪……”
“嗷嗷嗷……”
突然,两串狗叫声响起,再看散开在山坡上的狗帮,如潮水般向东边涌去。
十二条狗,成帮结队地在山上齐奔,当真是气势如虹!
小熊打头,紧接着是黑虎!
可跑不多久,黑虎就被白龙、二黑给超过了。
按理说在上坡途中,就算黑虎有条前腿瘸了,也不至于这么快就被别的狗超过了。
紧接着,大胖、三胖、花猫、花狼、小花、大黄、青龙、黑龙,一个个地都超过了黑虎。
这货十来天没咋吃东西,天天围着小熊屁股后边转,体力早已不再巅峰。
“嗷嗷嗷……”黑虎悲愤地发出声声嚎叫,而在队伍的最前头,小熊也“汪汪”个不停。
和黑虎不一样,这阵子小熊可是没少补。因为它是特殊情况,赵军、王美兰、赵有财平时都可照顾它了,有啥好吃的都得分它一口。
而且正常吃饭的时候,黑虎还把自己食物给小熊一大半。所以小熊这阵子养的不错,而十多天的时间,也不至于说就久疏战阵了。
此时的它,颇有头狗风范,带着狗帮追赶前面的猪群。
这群野猪,一共有七头。
前面是五头小黄毛子,都在百十来斤左右。后面是两头母野猪,大的有二百五六十斤,小的也有一百八九十斤。
一帮野猪,一熘烟奔岗尖子而去。
在二黑追上小熊,而白龙已超过小熊的时候,小熊也搭上那头不到二百斤的母野猪。只见小熊扑起来,朝着母野猪右边后小腿肚子就是一口。
母野猪勐地一转身,拱嘴仰头试图将小熊挑翻。可它刚一回头,白龙已经袭来。
白龙一口叼住猪耳,往后一扯。被扯得向前的猪耳,挡住了野猪一只眼睛。
二黑则掏在野猪右前肘下,野猪甩头还想挑白龙。可却感觉顶上光线一暗,大胖力压而下,一口咬住猪嘴往下一闷。
野猪“嗷”的一声,三胖、花猫、花狼就都到了。霎时间,野猪两个耳朵都不够狗分了。它的整个猪脑袋被三条狗闷住,野猪忙摆动身体,可前肘、前腿却被大黄、三胖、花狼、二黑、青龙给咬住了。
紧接着,两条后腿被小熊、小花咬跪,屁股上又挨了黑龙两口。
顷刻间,野猪都没反应过来,就被狗帮给定住了。
十一条狗,一上来就给野猪定死了!
等黑虎到了,却发现自己已无从下口,只能围着战团,一个劲儿地“嗷嗷”直叫。
一般的狗这样,是在给同伴呐喊助威。可黑虎么,应该是在呼唤赵军和张援民,让他俩赶紧来开膛喂狗。
这时候,赵军听见所有狗叫声聚于一处不动,就知道是狗帮定着死窝了。
于是,赵军告诉张援民说:“大哥,不用太着急,让这帮狗咬一会儿。”
可再不着急,十三四分钟后,赵军和张援民也到了。离远就看狗帮围着一头野猪撕咬,而那头野猪还没死,仍在小幅度地不断挣扎着。
虽然根本挣脱不开,但野猪仍有求生,仍然凭借本能再挣扎。
赵军见状,把半自动步枪上的刺刀一推,当即就要上前结果野猪的性命。
可就在这时,张援民突然拦住赵军,道:“兄弟,刀下留……猪啊!”
“嗯?”赵军回头看了张援民一眼,便道:“大哥,这狗都给猪摁那儿了,就不用你出妙计了。”
“不是,兄弟。”张援民忙上前,张开手臂拦着赵军,并对他说:“这猪左右也动弹不了了,咱们抓活的呀!”
“啥?”赵军闻言,不由得一愣!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