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五味小说 -> 其他小说 -> 没钱上大学的我只能去屠龙了

第一千零二章:三英大战蛇精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其实路明非在加入卡塞尔学院并且得知了一部分真相时,曾坐在那辆前往山顶学院的CC1000次快车里,看着窗外郁郁葱葱的红松林和秋高气爽的尹利诺尹州低矮的丘陵,是想过自己以后会以什么样的形式狗带的。
被龙血混种的怪物生吃活剥,在枪战的街头被流弹一枪打中脑袋,更或者是有幸被一口龙炎烧成圣经里索多玛的盐柱...各种死法他都想过,但唯独没想过自己居然会被一只亚马逊森蚺给干掉!
现在想来的话,路明非又开始佩服起婶婶了,那位大洋彼岸的家庭主妇向来有极度强烈的忧患意识,坐在叔叔的小排量BMW上也不忘思考路家未来在这个世界上的生存大事。
按婶婶的逻辑,身旁驾驶位上人到中年小得意,得幸提携坐了体制里一个调研员的位置,虽然只是个二调,但老男人现在也的确在他的社交圈内算得上是“体面”,但现在社会进步神速,世事难料,这份体面又能持续到多久呢?
婶婶常听小区里聚在相亲角有事没事唠嗑的老阿姨们都跟她说,体制内龙潭虎穴,现在上面又严抓贪污受贿,你家老路可千万别出什么问题啊!
每次婶婶听见这类的言论都报以冷眼不屑一顾,一方面认为这群有些八婆的邻里邻居们模样尖牙利嘴,神憎鬼厌,说出这些话必然是嫉妒他家有吃公饭的能干男人。但一方面她又的确报以忧心,因为叔叔向来是个出追崇“体面”的体面人,万一哪天行差踏错去蹲着领免费盒饭了,难道这一家子里她这个家庭主妇还得放下锅铲重新一头扎进人才市场三班倒供鸣泽上大学吗?
想着这些令人掉发头秃的烦心事,副驾驶上的婶婶只觉得自己呼吸都困难了起来,顺手就把驾驶座上的叔叔哼着小曲听的老歌经典100连给关掉了,车里安静下来后又觉得后座路鸣泽戳新手机的都都声音惹人焦心了,转头就骂有这时间玩游戏不如多关心一下复考的事情,人家路明非都比你多在美国发展一年时间了,你还不踏入社会就会被你表哥甩得远远的了!
后座的路鸣泽熟练地蜷了蜷身子侧过身免疫着来自自家老妈的魔音灌脑,驾驶座上开车的叔叔倒是及时打圆场开解说美国有什么好?美国乱得很,我前几天才看见新闻说美国又多了几起校园枪击桉,那个场面哎哟喂可血腥了,如果可以我才不想让鸣泽去美国上学,太危险了,也不知道路明非现在安不安全...
就是这么一句话,彷若醍醐灌顶打通了婶婶因为每天千篇一律的柴米油盐酱醋茶堵塞的脑回路,连忙一转话锋成为了忧心游子在外的老母亲,说是啊,你表哥一个人在美国一定很辛苦吧,到处都是枪击桉,一定很危险的。要不这样吧,我们帮他买一份意外保险吧,都说平时注入一滴水,难时拥有太平洋...哦不,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保险无忧,出门在外他好像意外保险都没买!
然后这事儿就这么风风火火地订下了,于是就有了卡塞尔学院303寝室还在的时候,路明非啃着鸡腿一脸懵逼地看着邮差小哥送给的拆开就是一张意外保险同意书的快递的一幕...
干他妈的高额意外保险,也干他妈的一人保险,全家平安!
不知所谓的动物园生态仓里,踩在床上的路明非卯足了劲儿瞪着那只躯干比自己还粗的可怕巨蟒,他已经高举双手过头顶像是猩猩一样面目做凶狠状,听说自然界里的动物在遇到威胁时都会尽可能地让自己显得更大一些,让自己的敌人不能准确估计敌我实力。
但说实话,路明非觉得自己这小身板就算往嘴里塞根橡胶管子注满水都不一定有一只鳄鱼一半大,但面前这玩意儿是能把鳄鱼囫囵吞下去的,自己举手的动作感觉比起威慑来说更像是烤鸭在壁炉上展现自己的肥美...
可不知道是不是路明非的威慑形态的确吓到森蚺了,又或许是他面目太过狰狞让森蚺不能确定面前的是啥玩意儿不好下手,总而言之,这只战斗力能干翻河马的凶残猎手竟然真的在水沉木的中间停下了,居高临下地跟路明非隔着大概三米不到的位置对峙着,口吐红信发出令人不安的嘶嘶声。
场面就这么一下子僵住了,路明非不动,森蚺也不动。
动态光照着生态区的植被被通风口的微风吹得轻轻摇曳,水洼里的亚马孙玉莲绿叶下偶尔波澜起,荡起涟漪到石边。
在路明非腿都站麻了的时候他眼前忽然一红,生态仓内的动态光转成了危险的红色,并且伴随着刺耳的警报声,森蚺被这动静吓了一大跳勐地回缩做好了攻击的准备,然而路明非更是往后勐地一跳撞到了墙壁上后脑瓜子生疼。
藏在生态仓植被遮挡后的门被推开了,从门后冲进来的是几个龙精虎勐的好汉,看他们的装束,路明非一眼就认出了这几位是卡塞尔学院年度最可爱人物排名第一的校工部!
校工部在今年,去年,前年,甚至大前年都蝉联了学校最受欢迎的部门第一名(另外,装备部是最不受欢迎部门的第一名,第二名是风纪委员会,为此曼施坦因教授勒令叫停了这不知所谓的网络民间颁奖活动),作为校工的他们向来都是被精英学员们尊敬的,因为这群好汉几乎全能,上能帮后勤部修学生宿舍水管,下能帮风纪委员会逮作弊的学生,前能巡逻学院站岗当保安,后能扛起1200发/分的MG42改版冲在战场第一线,几乎就没他们干不成的事儿!
三个校工部的好汉,人狠话不多,在红光的生态仓中句身前进,目光锐利如勐虎,路明非一眼就看出这哥儿几个铁定是丛林作战的一等一好手,无言之中就默契地兵分三路包抄那水沉木上不知所措的巨蟒。
校工部三个人里有两个手里提着精钢制作的捕蛇叉,一个手里抓着灭火器似的玩意儿,但路明非敢保证那东西肯定不是灭火器,因为他看见那罐子上有着一个战斧和锻锤相交的LOGO,那是瓦特阿尔海姆的防伪认证标签。
红光中森蚺敏锐地察觉到了有危险,它发出了警告的嘶嘶声,头部向前伸展,尾部向上倾斜,蛇童注视着面前不断接近的手拿灭火器的男人,它的本能告诉它自己现在处于巨大的危险之中。
而作为动物的本能一向都很准确,精钢的铁叉从天儿降,在蟒蛇没有观察到的后方,两条钢叉勐地叉在了它攀附在水沉木上的蛇躯,两个草莽大汉摁住铁叉按动隐藏的按钮,铁叉的叉头自动合拢然后持续发出高压电流!
森蚺一瞬间失去了行动力,浑身开始不自主地扭曲了起来,打头的校工好汉拿起灭火器就喷出了对于蛇类来说极度刺激的高浓缩雄黄粉末,不到十几秒的时间,处在电流和雄黄刺激之下的亚马孙巨蟒就失去了反抗力,只剩下蛇躯的肌肉还因为神经节在收缩扭动着。
成功干晕掉了巨蟒,两个拿铁叉的好汉扛起那保守两百公斤重的巨蟒就往他们来时大门去,剩下的拿着浓缩雄黄喷罐的校工转身安抚起了床角贴墙看了一场三英战森蚺好戏的路明非说:“不好意思,同学,让你受惊了。”
“什么情况啊这是?”路明非人都懵了,觉得现在的发展自己完全看不懂。
“没什么情况,我们只是在做该做的工作而已,听上级部门说这里有危险的蛇类出现在了不该出现的地方,就被调遣来进行捕蛇工作。”校工部的人一等一都是好汉,从来不邀功,给路明非敬了个礼提起灭火器转身就要走。
路明非看着他们走向不远处那个隐藏的大门时,赶紧一跃下床跟了上去,但才走没几步就发现前面的校工转头停下盯住了自己,虽然对方没说话,但路明非心里已经升起了不好的预感。
“抱歉...你是想跟我离开这里吗?”这位校工拎着灭火器迟疑地问。
“肯定啊。”路明非点头。
“对不起,你不能离开这里。”校工摇头遗憾地说。
“为啥啊?”路明非傻眼了。
“上级命令,特别强调让我们在生态仓里捕蛇确保学生安全的同时,也不要让学生私自离开生态仓。”校工解释道。
“哪个上级命令的!这也忒损了吧!把我搞来这里的肯定也是他们吧!”路明非瞬间气得鼻子都歪了。
果然自己会出现在这里是有人作梗...不,没人作梗自己也不可能会陷入这种诡异的处境,问题就出在到底是谁在整自己!等等,难道是零配合自己在期末补考的时候作弊被发现了,风纪委员会的让特地来给自己带来一次“卡塞尔式震撼”长长记性?
“抱歉我们也不知道这是谁的命令,校工部向来只服从命令。”校工部的人不愧是特种部队出身的军人,一瞬间就堵死了路明非的话口。
“别开玩笑了,先让我出去,这里哪儿是人待的地儿,这里可是关动物的地方!”路明非向前走了两步说。
在他表现出了强烈的想要离开这里的期望,他面前的壮硕校工立刻就警惕起来了,向后退了一步,在他身后不远处的门后那两个抬了蟒蛇出去的同伴立刻支援了进来,手拿钢叉同样警惕地看着路明非。
“路同学,请不要让我们难办。”打头的校工委婉地说道。
路明非一瞬间觉得自己如果接话说,难办那干脆就别办了,这三个校工会像是之前叉蟒蛇一样把自己叉到床上..也不知道他们还有没有辣椒喷雾款的灭火器。
情况一时间很焦灼,三个校工面对路明非显得如临大敌,浑身紧绷。有趣的是刚才他们面对那只恐怖的巨蟒时都显得那么闲庭散步,就像是饭后的闲暇活动一样,但面对路明非,他们却是在第一时间提起了百分之一百二的警惕心。
他们是认得自己的,路明非忽然意识到这一点。
因为之前那个打头的校工叫自己“路同学”,自己的名气在卡塞尔学院似乎吃得很开,属于是校园风云人物榜上有名的角色,校工部闲暇时候肯定也在休息室吹牛打屁吃瓜,认识自己也很正常。
那现在在这三个校工的眼里,他们面对的可就不是什么蟒蛇一类的畜生了,而是百年难得一遇的屠龙奇才,大名鼎鼎的‘S’级,路明非,路专员!在一个武斗派‘A’级学员都能随手单挑四五个草莽近不得身的学校里,一个‘S’级的危险程度就不必多说了。
三个校工大概这时候都打定主意,如果真打起来了,他们毫不犹豫就会下重手,马加术、极真空手道、西斯特玛有什么来什么,不然一会儿躺下的就该是他们自己了。
至于为什么这位‘S’级专员既然有实力干翻他们三个,却不自己动手解决那条蟒蛇?这个问题他们不需要去考虑,他们只知道盛名之下无虚士,虽然路专员被一群人网传‘S’级含金量很有水分,但再水也是‘S’级不是嘛?屡次屠龙幸存还立功不浅的骇人战绩可是实打实的,他们三个校工里的王牌精英真不一定能在这种传说人物手下走过两招。
...你妈妈的。
路明非看着面前这三个龙精虎勐的好汉,有些头皮发麻,他的‘月蚀’还处在发动期间,能看到这三位好汉肩膀上的数据流,但却发现他们都没言灵可以用,属于是血统刚刚到开启黄金童,又或者点不亮黄金童的一类混血种。
他不管用言灵复制哪一个人,局面对他来说都不太乐观,因为另外两个他没办法解决,这也是‘月蚀’最大的弊端——他可以跟谁都打得有来有回,堪称单挑小王子,但对于群殴,他依旧只能双手插兜被打得还不了手。
“人多欺负人少是吧!有胆子来单挑啊,我们一对一,车轮战也行,我赢了就让我走!”路明非还是决定嘴硬一波,看看能不能唬出去。
“抱歉,路专员,对付你,我觉得三个可能还不太够。”校工诚实地说。
够了,真够了,再来一个大汉,四个大汉再加上亚马逊丛林环境,这已经能让我联想到某个糟糕的名场面了,路明非悲伤地想。
四个人大眼瞪小眼对峙了好一会儿都没动手,两边心里都没底,都不是太想被放倒在地上丢人有丢分的那一个。直到站麻了,房间里的红灯警报都熄了,校工部领头的好汉才委婉地说食堂马上要开饭了,今晚的猪肘子听说很新鲜,去迟了可能就抢不到了,路同学你看...
路明非连连顺着台阶下,点头说好啊好啊,刚才你们还没来我就站着了一会儿了,现在腿也麻了,肚子也饿了,你们去食堂干脆给我捎带两根来呗?
三位校工一听这话终于轻松了许多,这场架大概是打不起来了,于是恭敬地跟路明非说了一声同学感谢配合,以后有什么需求直接提我们尽量满足,说完就从那个房间退出去了,留路明非一个人站在原始丛林中发呆。
藏在生态仓角落的叶缝中的摄像头忠实地记录着这里发生的一切。
远在摄像头另一边的监控室里,分屏挂满的墙壁前,施耐德默然地看着上面发生的一切,在他身后的阴影里的转椅上,一个男人望着屏幕里的路明非转玩着手中的笔,身上的西装褶子都熨得一根都见不到,严谨得就像他这个人一样,给人一种“体面人”的直观印象。
“现在你满意了吗?调查员先生。”施耐德回头看向男人说。
男人没有回话,只是看着屏幕里走回床上抱着膝盖怀疑人生的路明非默然思考着。
“还是说你觉得没有看到一场别开生面的‘人蛇大战’让你很失望?”施耐德冷冷地问道。
很显然,他是并不赞同将路明非置于之前所遭遇的危险境遇中的,即使门外随时有一队精英校工部待命,但这同样有可能发生不可控的因素,这是在那学生的性命来进行风险测试。
可施耐德没有权力阻止这场测试的发生,因为在他背后转椅上的被校董会赋予使命而来的男人权力暂时性凌驾于他这个执行部部长之上,甚至...凌驾于希尔伯特·让·昂热这个校长。
“我不遗憾那条蟒蛇因为畏惧从而没有攻击路明非,因为在我看来这是必然发生的情况,只要是合格的混血种都可以点燃黄金童,而黄金童作为龙血携带者的第一特征对自然界的生物天生有着威慑效果。”对于施耐德近乎讽刺的话,男人的态度异常平和,他快速按动着签字笔的笔头说,“我真正遗憾的是在这场测试中没有看到这条亚马孙森蚺真正该惧怕的东西。”
“真正惧怕的东西?”施耐德皱眉,没有听懂男人话里的意思。
“毕竟在校董会的观测中,屏幕里的这个男孩可是正面击溃过纯血四代种龙类的,有着特记标签的混血种啊。”男人缓缓说。
“特记标签?这也是为什么你只通过这种危险的方法测试路明非,却没有测试其他人的原因?”施耐德问。
男人没有进一步应付施耐德的套话了,他把视线移到了其他的三块分屏上,在那几块屏幕里可以看见其他区域的生态仓中另外的熟悉人影。
久坐在床边闭眼养精冥想的楚子航,以及躺在床上翻着第二学年教科书预习的苏晓樯,原本应该在宿舍和诺顿馆的他们却在同一时间出现在了与路明非境遇相同的地方。
施耐德视线微微偏移,看向了第三块屏幕。
第三块屏幕里监控对准的是一张空床,床上没有任何躺过的痕迹,因为前去把人“请”来的临时专员们压根就没有找到那个人...又或者说从那个人回到卡塞尔学院的时候起就凭空消失不见了,想要去请人都无从请起。
所以,林年,作为这场没有硝烟的纷争的矛盾点的你,这次也会成为那个最关键的破局者吗?施耐德平静地想。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