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五味小说 -> 玄幻魔法 -> 保护我方族长

第三十二章 王氏内部超级内卷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
其实来之前,王璃瑶已经从仙经和圣器器灵那边得知了镇泽剑宫的【剑路】和【通天剑塔】,这两个试炼场地的大概情况。
前者是剑宫对外招收弟子的试金石,入门的门槛,因此难度相对比较低。
通过之后便会获得正式弟子的身份,获得配套的奖励。
这一关,主要考核的都是弟子的悟性,以及剑道的掌握程度等等,和修为高低并没有关系。
反而是那些潜力不错的年轻人,比看似修为高年纪大的人更容易过关。
以王璃瑶的个性,自然不可能坑徒弟。
在王璃瑶的统一指挥和组织下,第一批闯剑路的人选已经依次踏入了第一层台阶。
这批人的成分比较复杂,既有三千多岁,潜力走到头的凌虚境老祖,也有正当壮年潜力马马虎虎的神通境修士,还有一些潜力不错的年轻弟子。
同时,其中也包含了王氏几个年纪轻,资质卓绝的神通境修士,还有当前仅有紫府境的东方傲世。
这剑路每一层台阶都很大,总计有千层台阶,每一层的难度都会加大一些,而从九十九层跨入一百层,难度又会有一个质变。
前九十九层难度很小,大家都轻松抵挡住了压制而来的剑意。
到了一百层后,闯剑路者就开始出现分层了。
首当其冲者,反而是那些潜力到头的凌虚境老祖,他们年龄很大,潜力近乎于无。
剑宫似乎很不欢迎这一类人成为弟子,用来压制他们的剑意也是恶意满满,仿佛铆足了劲要将他们赶下剑路。
好几个凌虚境老者,好不容易勉强走到了一百九十九层,结果刚跨入两百层时,就被一股凌厉的剑意轰飞出了剑路。
被轰出来后,他们都还一脸茫然不知所措!
“果然如此。”王璃瑶显然早有预料,随口和身旁的珑烟老祖分析起来,“镇泽剑宫有些类似于咱们的紫府学宫,这剑路主要是以挑选优秀的剑道人才为目的。它会自动根据闯关者的骨龄不同,分配不同的剑意压制,年龄越大,所面对的剑意就越强。”
“的确。”珑烟老祖微微颔首,“如此一来,潜力越高,越年轻的修士,就越容易通过剑路。不过,我看这剑路之上,似乎只能用自身剑意和压制的剑意对抗,不能用其他手段,若是剑道天赋不行的,即便血脉资质很高恐怕也不会那么顺利通过。”
说话间,剑宫器灵也注意到了这些被剑路轰飞的凌虚境老者。
她有些嫌弃的说道:“你们别妄图成为剑宫弟子了,赶紧打哪里来回哪里去。”
被这么嫌弃,这些三千来岁的凌虚境老祖们倒也不懊恼。
他们最大的优点就是活得久了,脸皮够厚,见剑路上不去,他们干脆开始在剑宫外围游荡起来,搜刮着虚空兽肆虐后残留下来的各种有用物资。
什么掉落的羽毛啊,残留的骨骼和爪牙啊,甚至连虚空兽粪便他们都小心翼翼收集起来。
只要运回神武世界,这可是极品肥田材料,能卖上不少价钱。
如此做派,自然又是让剑宫器灵嫌弃不已,觉得剑路嫌弃这些老修士是有道理的。
镇泽剑宫弟子,哪一个不是出众的剑仙人物,哪有这么不要脸的?
剑路的两百层之上,闯剑路者犹在继续前进。
这期间,有人被卡在了两百层,有人却是不断地轻松向上,层次逐渐被拉开。
尤其是王氏几个年轻人,以及东方傲世,几乎是毫无障碍的一路抵达了三百层。
王氏那几个年轻人更是结伴而行,一路谈笑风生,就好似浑然不在意那些越演越烈,倾轧而至的汹涌剑意一般。
其中领头者,是一位风华绝代般的年轻女子,她叫王瑾瑜,乃是王氏第十四代“瑾”字辈排行一百七十八的嫡次脉女孩。
其出生时便有天地异象,因此炼气境时便有四重血脉,乃是非常标准的先天灵体。
此等血脉,也就是仅次于王宝圣这等先天道体的存在。
想当初她年幼之时,在寒月仙朝探亲回王氏,还在路上遇到过老祖宗王守哲,被赏赐了众多好处。同时,她也是家族不遗余力培养的新一代领军人物。
得益于她出生在最好的时代,资源倾斜之下,她的修为成长在王氏也是一路绝尘而去,修炼到灵台境和天人境就像是吃饭喝水一般简单。
年仅四十六岁时,她便已经是紫府上人了。
随着王氏对她的精心培养,以及父母长辈们的帮衬,她的血脉资质也在不断的提升。在一百十五岁时,便已经突破到了神通境。
此等速度虽然比王宝圣略慢半筹,但是在王氏内部也算是最顶尖的速度了。
到了神通境后,王守哲又是给她一番血脉提升,血脉资质也已经来到了圣女丁等级别,修炼更是进入了快车道!一路飞驰下,在四百三十五岁时,便踏入了凌虚境!
凌虚境之后,王守哲更是不遗余力,亲自用圣改液替她改善血脉,让她血脉更进一步达到了圣女丙等!
如今年仅六百八十多岁的她,前不久在路上时突破到了凌虚境第四层,属于凌虚境中期人物了!按照她如今的血脉资质和资源供养,哪怕继承不到圣图,不能再晋升一波血脉,也只需要八百来年的样子就能成就真仙了。
不到一千五百岁就能成真仙,放眼全圣域都是极为牛掰了。
这就是家族强大资源丰厚的好处了,每走一步都是最优解,动用最佳的资源供应。
不像王守哲、王珑烟等先辈们,一路走来都是走得磕磕绊绊,前期修炼速度是远远不如后辈们。
而修为到了凌虚境和真仙境,每一层的修炼时间都会变得比较漫长。凌虚前期还好些,可越往后,每一层的修炼时间都在逐步拉长,哪怕是一个圣子资质的修士,修炼到凌虚境后期时,修一层耗费一两百年都正常。
这也是为何王氏这些非常优秀的族人们,如今的修为境界集体扎堆在凌虚境。
没办法,认真算起来的话,王守哲的实际年龄比他的七世孙女王瑾瑜,也不过是大了四百来岁而已。
这点点年龄差距,在漫长的凌虚境中并不能拉开太大差距。若是大家都到了真仙境中期,修一层动不动就是大数百年。
区区几百岁的年龄差,就更是没太大差别了,集体扎堆在同一层是非常正常的事情。
言归正传。
王瑾瑜踏步而行,一马当先很快就上到了四百层、五百层。
剑意渐渐如狂风骤雨般向她倾泻而去,而她却是轻松自若,轻描澹写地便一一化解了,就好似漫步在春雨绵绵之中,享受着少女踏青的时光。
而她身后跟随的那些更年轻的王氏族人也算是比较轻松,他们是王氏第十六代直脉族人王寰剑,第十六代的直脉女子王珮兰,目前都是三四百岁的模样。
他们虽不如王瑾瑜般惊才绝艳,却也是天子乙等血脉,一个在神通境六层,一个在神通境八层!
最重要的是,他们还未继承仙经!
没办法,最近这五百年王氏虽然仍旧不断有仙经入账,可家族优秀子弟太多,僧多粥少,根本不够分配。
因此王氏很多有志于真仙或更高层次的年轻精英们,会积极地加入到王氏各大探索队伍中,以争取在凌虚境前先获得一部仙经再说。
而王璃瑶的徒弟东方傲世,他目前不过是绝世丁等血脉,理论上暂且连仙经都没有资格继承,不过他年纪不大,剑意对他的压制并不明显。
可即便如此,到了四百层后,他已经非常吃力,需要盘腿坐下参悟那些压制他的剑意,然后再一层层往上挪动。
而像他这样的人,还有很多!
“所有参加剑路考核的人都听清楚,你们只有十年的时间来闯剑路,一旦超出时间就算失败。”剑宫器灵提醒所有人的同时,注意力却放在了王氏几位年轻精英身上。
尤其是王瑾瑜,更是深深地吸引住了剑宫器灵。
多少年了~多少年剑宫没有出现过……等等!器灵忽然反应过来,好像镇泽剑宫成立以来,就没有出现过如此惊才绝艳的弟子。
当初仙盟虽然强大,可仙盟的疆域实在太广袤了,往往是越往中心,各种资源越是集中,各种仙门道宗林立。
而镇泽剑宫,不过是剑修类名门大宗【剑皇宫】的一个分支剑宫,还是设立震泽域这种偏远地方的剑宫,主要目的就是为了照拂震泽域这种资源稀少,人口稀薄的区域。
但资源稀少,人口稀薄,也就意味着出人才的概率也少。
在镇泽剑宫至多百万载的历史中,也就是走出去过十几位剑圣级别的人物,其中瑶光剑圣便是最后一位。但即便是这些剑圣级的人物,在当初走“剑路”时,表现比起王瑾瑜来也还要差一大截。
瑶光剑圣等人当年,也就是和王瑾瑜身后那两位差不多。
九百层!
一千层!
仅仅半个时辰,王瑾瑜就云澹风轻的顶着狂风骤雨般的剑意,踏入了镇泽剑宫。
“恭喜你通过剑路试炼,你叫什么名字?”剑宫器灵激动地对王瑾瑜道,“剑路测试了你的骨龄,你好像七百岁还未到?”
“我叫王瑾瑜,今年六百八十七岁。”王瑾瑜清咳了一声,神色澹然地回答,“我还未继承圣图,目前血脉是圣女丙等。”
闻言,剑宫器灵顿时更加激动了:“恭喜你王瑾瑜!你刷新了镇泽剑宫剑路的历史记录!你的血脉资质,已经足以进入【剑皇宫】历史排名前百,已经有资格成为某一位剑皇的亲传弟子了。不过,具体事宜,还得你通过通天剑塔的测试才行。”
“前百?”王瑾瑜一愣,脸色却是略有些垮了,“器灵,你在逗我呢?我连圣图都没有就是圣女丙等!这可是先天圣女!”
她如今可是家族年轻一代的佼佼者,据家里长辈说,放到圣域去可以和道主衣钵别别苗头的。
“历史前百已经很了不起了啊~~”剑宫器灵却不太理解她的沮丧,语气仍旧激动万分,“剑皇宫乃是仙盟综合实力排名前五的超级大势力,拥有四部剑皇道书传承,同时在线的剑皇基本不会低于三个。”
排名前五?
王瑾瑜瞬间了然,一脸“我懂”的表情说道:“我明白了,那就是排名第五!”
就像她在族学里考试考了第四名一样,她会说自己排名前四!如果是第三名的话,她肯定会直接说自己排名前三!
哪个考试考第一第二名的,会说自己排名前三的?
“呃……话虽如此,主要是咱们剑皇宫收弟子比较严苛,要求必须是剑道天赋比较强,单纯血脉资质高,剑道天赋不行也是白搭。”剑宫器灵略有些尴尬,努力解释,“不像是其他道宗,整个就是一个什么流派都有的大杂烩,一点都不专一。”
“你千万别妄自菲薄。像你这样的血脉资质进入剑皇宫,肯定会被剑皇收作亲传弟子,至于能不能传承到衣钵,还得看那位剑皇是否到了传承期,还有同期竞争者的。但就算再不济,未来冲一冲剑圣后期问题不大。”
王瑾瑜对自己的定位也非常清晰,知道剑宫器灵说的是对的。
不过对于眼下的她来说最难的是,别说道书了,便是连圣图都没有着落。
当即,她目露希冀地对器灵说道:“器灵姐姐,敢问咱们镇泽剑宫有多少本圣剑图?”
“……”
剑宫器灵无语了片刻才道:“只有一部。”
王瑾瑜登时翻了个白眼:“你刚才开口便是剑皇宫拥有四大传承道书,可咱们镇泽剑宫只有一部圣剑图,这是不是也太穷了……”
“的确是穷了些,可谁叫咱们震泽域是蛮荒偏远地区呢……”剑宫器灵叹了口气,“不过一部圣图已经够你继承了,你回头去闯一闯通天剑塔,只要过十层就有继承权了。有了瑶光剑圣传下来的圣剑图后,你先修炼到剑仙级,如此便能去剑皇宫闯一闯,找个剑皇拜个师之类。”
够什么够?
王瑾瑜暗中直翻白眼。
光一部圣图怎么可能轮到她?有资格和她竞争的好几个呢!
再说了,仅一部的话,那肯定是璃瑶祖姑奶奶的呀。
至于说什么去剑皇宫闯闯……那剑皇宫早就已经覆灭百万载了,现在哪里还有?
就算有还没被毁掉的遗迹洞天,多半也是在破灭之域深处。据说破灭之域深处有大恐怖,谁敢去闯那里啊~
“先不说这些远的,王瑾瑜你既然闯过了剑路,就是我们镇泽剑宫的正式弟子了。”
剑宫器灵说话间,一块弟子令牌便从天而降,落到了王瑾瑜面前。
那是一块普普通通的黑色金属令牌,令牌呈盾形,正面是一个剑形的浮凋,背面刻着“震泽”二字,显然便是这震泽剑宫的弟子令牌。
“凭借这块弟子令牌,你可以在剑宫一些普通设施中活动,获得一些基础资源。若要解锁更高权限,获得更多的奖励,须得去闯通天剑塔。”
伴随这块弟子令牌出现的,还有一袋子灵石,其中每一颗都是极品灵石,足足有上百枚的样子。
约等于一枚仙灵石,算是聊胜于无了。
其实王瑾瑜的压力也很大。她这一路走来占了家族不少资源,但是这些资源可不是白给的,都给她换算成赊欠的贡献值了,小雪那一笔一笔都给她记着账呢。
和很多年轻一代的顶尖人物一样,如今的她是个实打实的“大负婆”。
若非碍于璃瑶祖姑奶奶的统一指挥,她现在说不得就要去闯一闯什么通天剑塔,先将各种奖励收入囊中再说。
既然闯不了通天剑塔,王瑾瑜干脆开始在剑宫内逛了起来,先搞清楚剑宫内的情况以及各项设施再说。
至于那些固定资产,她并没有去动的打算,因为她心里无比清楚,这镇泽剑宫从被发现起,就已经姓“王”了。
这一逛,她倒是发现了不少惊喜。
这震泽剑宫不愧是专门的剑修宗门,偌大的剑宫内适合剑修练剑,磨炼剑意的地方是真不少,还有不少前辈剑修留下的剑道碑,绝对算得上是剑修的福地。
虽然百万年岁月的洗礼让这里的不少设施都显得有些陈旧了,但索性当初使用的材料就非同凡品,王瑾瑜试了试,发现还能用。
若是能在这剑宫里修行剑道,还有同伴可以相互印证所学的话,应该会非常舒服。
而且,当初瑶光剑圣离开的时候应该是直接把整个洞天封存了,这整个震泽剑宫,就是当初的模样,纹丝未动。
这和家族以往发现的那些宗门遗迹可不一样。
譬如当初发现的归元小洞天,那里面的东西说穿了,就是归元宗残部逃亡时携带的物资。既然都是逃亡了,携带的物资数量自然不会太多。
可这震泽剑宫作为有剑圣存在的宗门,当初的弟子数量应当是非常多的,这里作为剑宫本部,剑宫内绝大多数的物资应该都在这里,库房里的好东西绝对不会少。
此外,当初发现的归元小洞天,学院小洞天,那都是“小洞天”,眼前的这个可是“洞天”。
不说大小问题,单单这灵脉级别,灵气浓度就不一样。
王瑾瑜闲逛的时候发现,这整座剑宫都附带有庞大的阵法,具体有什么阵法她看不懂,总之非常复杂的样子。
一想到这些以后都归家族了,王瑾瑜的心情就非常好。
两个时辰后,逛够了的王瑾瑜回到剑宫门口,就见王寰剑和王珮兰两位才刚刚踏入一千层,进入剑宫之中。
两人都是一副气喘吁吁,饱经磋磨的样子,模样略有些狼狈。
“你们两个怎么会这么狼狈?”王瑾瑜皱眉问道。
两个年轻人互相望了一眼,无奈苦笑着行礼:“瑾瑜姑奶奶,我们后面走得有些着急了。尤其是九百层到九百九十九层,难度还真不小。”
“难么?不难啊~”王瑾瑜一脸疑惑。
两个年轻人登时翻白眼。
姑奶奶你是圣女血脉,我们两个只是天子天女乙等血脉,对你来说当然不难了!
要知道,血脉资质对悟性是有一定加成的,瑾瑜姑奶奶悟性本来就高,血脉资质还比他们高那么多,这剑意水平能相提并论吗?
要不是敬你是长辈,再加上打不过,他们早就出言吐槽了。
“三个时辰闯过剑路,你们两个已经很优秀了。”剑宫器灵却不像王瑾瑜那样凡尔赛而不自知,她作为剑宫器灵,百万年前见证过不知多少弟子闯剑路,心中自然有一套清晰的评判标准。
她对王寰剑和王珮兰这两个年轻人很是欣赏,语气不由得有些惋惜:“可惜,你们遇到了同时代的王瑾瑜,否则凭你们的资质,剑圣图还是有资格争一争的。”
“不敢不敢!”王寰剑和王珮兰闻言却是吓了一跳,急忙摆手,“我们哪敢争剑圣图啊,有一部仙剑经就很满足了。”
“那问题不大,只要你们能闯过通天剑塔第六关,就能有仙剑经了。”说起这事,剑宫器灵一脸骄傲,“咱们镇泽剑宫库房内,目前还存有九部仙剑经,够你们挑的了。”
“只有九部?”
十六代的俩兄妹却是面面相觑,脸色一下子沉重了起来,一副压力很大的模样。
“你们这么紧张做什么?”剑宫器灵压根不懂内卷的压力,侃侃而谈道,“以你们的能力,连圣剑图都能争一争,区区仙剑经自然不在话下……到了凌虚境后去剑皇宫进修,保不齐还能弄到圣剑图……”
器灵“吧啦吧啦”说了一大堆。
可王寰剑和王珮兰都不想和她说话。
两人领取了自己的弟子令牌和一袋子极品灵石后,就各自找了个地方,开始打坐练气了起来。
区区九部仙剑经,竞争压力不小。
第一批人,除了这三个迅速登顶的,其余人就非常缓慢了。
王璃瑶判断了一下,其余人中速度最快的也需要最少一两个月才能登顶,有些慢一点的恐怕还得一两年,甚至好几年时间。其中有一小部分人,估计十年都未必能上去,会被淘汰出去。
见状,她也不等了,一挥手,便放了第二批上去,随后又是第三批。
一批一批的闯关者,如同潮水般涌向剑路。
有些人很快就登顶,有些人滞留在剑路上慢慢熬。短短几个月时间,闯剑路的修士便全都动身了。
一年之后。
一百三十多人齐聚在了通天剑塔前面。
这些都是比较快速通过剑路的。
用剑宫器灵的话来说,个个都是人才,都是有资格晋升真仙的存在,在剑宫中最少也能当个核心弟子,未来都是剑宫长老!
其余现在还未有机会登上剑宫的,未来多半就只能是精英弟子和普通弟子了。
时至此时。
剑宫器灵才明白,为何王寰剑和王珮兰听说只有九部仙剑经后,面色会如此沉重了。
因为和他们俩差不多血脉资质的年轻修士,足足有十九个。
最重要的是,这十九个中,还有好些个是超过他们的,竞争压力非常大。
除了仙经,竞争圣图的人也是超乎寻常的多,像小仙君司徒玉泉,绥云皇太女等人就不说了,和王瑾瑜同一级别的,都有好几个。
人群最前方,几个风采卓绝的年轻人正簇拥着王璃瑶站着。
王璃瑶微微仰头看着如同一柄利剑般直冲云霄的通天剑塔,声音沉肃而澹然:“瑰玲、瑰瑚、瑾瑜、宥道,咱们五个莫要管辈分,谁能拿到圣剑图全凭自己本事。”
王璃瑶此言一出。
她身后的四个年轻男女急忙拱手的拱手,摆手的摆手:“这镇泽剑宫乃是祖姑奶奶发现的,我们何德何能敢和祖姑奶奶抢?”
这四人自然便是王瑰玲,王瑰瑚,王宥道,还有王瑾瑜四人,都是资质卓绝,气度斐然的年轻人。
【王瑰玲】乃是王富贵和昭玉公主诞下的长女,王宝圣的妹妹。当初出生时也有天降异象,乃是先天灵体出身,被赤月魔朝敕封为【元灵公主】!
她自然是此次剑圣图有力的争夺者。
【王瑰瑚】是富贵和妘梦羽的女儿,出生时便有【月华仙灵体】,被寒月仙朝敕封为【月华公主】!
她的血脉资质一点不逊色于姐姐,也不逊色于王瑾瑜。
至于【王宥道】,则是王宁晞的重长孙,天生便是元水灵体,属于家族的重点培养对象,同样不逊色于任何人。
因此,即便是王璃瑶,若是抛开修为不论,也不敢说自己就十拿九稳了。
一旁的剑宫器灵看着这帮年轻人,内心却是在微微颤抖。
她掌管镇泽剑宫百万载,不,目前算是两百万年了,还是第一次见到剑宫如此群英荟萃。
这些,个个都是顶尖天才啊~~!
剑皇宫总共才四本道书传承,就算全在此,一人分配一本竟然都还不够!
她什么时候经历过这种阵仗?
此时此刻,她已经激动得快要晕阙过去了。
只可惜,剑宫器灵压根就不知道。
王氏优秀族人可不仅仅这些,很多人压根就没来凑这热闹,他们各自都有各自的追求和方向,在这里的也就是其中一小部分而已。
也是由此可见,王氏内部内卷程度已经到了何等地步。
人群边缘,王珑烟抱剑而立,看着这一幕满脸欣慰。
这剑路对她来说自然不是什么问题,她登这千层台阶,就跟普通的路没什么区别,一路碾压而过。
不过,她早已拥有了魔主晶核,跟瑶光剑圣图属性也不合,这一次自然也就没打算和小辈们竞争圣图。
她这一次过来,就是给小辈们护个法,顺便蹭一点奖励。
看着王氏小辈们在众多年轻人之中独占鳌头,一个个都如此出色,她满心都是与有荣焉。
这些,可都是王氏的未来啊~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