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五味小说 -> 历史军事 -> 寸寸山河寸寸血

第四百一十九章 将军之死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逛完春熙路,齐恒又回到了充实的校园生活。
几天后,5月16日,第五战区,湖北宜城南瓜店十里长山。
正午时分,正是阳光最烈的时候,可南瓜店的硝烟尘土弥漫天际,将天顶的太阳都遮蔽成了一个散发昏黄色光线的圆盘,宛若夕阳。枪炮轰鸣,大地震颤,山腰山头的荒草地里,航空炸弹留下的一个个巨大弹坑让人触目惊心。
从山头向下看,漫山遍野的日本兵正嚎叫着往山上爬,步枪机枪不要命的向半山腰的国军阻击阵地倾泻着火力,阻击阵地前方子弹嗖嗖乱飞,打得草叶飞溅,尘土四起。
面对潮水般涌来的日军,阻击阵地上的手枪营官兵们丝毫没有畏惧,远超其他部队数量的全自动驳壳枪配合轻机枪和步枪,在阵地前方几十米的范围内组成了一道难以逾越的火力网,凡是冲在前边的鬼子,在密集的子弹下无一例外被打的血肉横飞,惨叫声此起彼伏。
但鬼子的数量实在是太多了,在阵地上苦战半日的中国官兵早就伤亡惨重,全靠一股强烈的信念才支撑着继续战斗:那就是哪怕战死,也不能放一个日本兵登上身后的山头。
见进攻不利,山坡上的鬼子又很快退了下去,阵地上的官兵已经不记得这是第几次击退日军进攻了。
日本兵有时候十分愚勇,但他们绝对不是蠢人,在这个山头,他们遇到了大量使用驳壳枪作战的中国士兵,立刻判断出山上有中国军队的指挥部存在,于是在进攻失利后,毫不犹豫的呼叫了炮火支援。
还没等最后面的鬼子完全撤出阵地,震天动地的炮声就响了起来,不同口径的炮弹如同雨点一般倾泻而下,轰隆隆的砸在中国军队早已被摧毁殆尽的工事阵地上。
日军的炮火威力惊人,除了山炮,更有大口径的榴弹炮夹杂其中,在炮火的轰击下,整个山头的泥土都几乎被翻转过来,焦黑的泥土间带着血色,大大小小的弹坑密布在山坡上,躲在低矮战壕中的中国官兵时不时就被炮弹撕扯得粉碎。
爆炸产生的浑浊气浪带着高温翻腾而来,呛人的硝烟味夹杂着血腥气让人难以呼吸,四起的烟尘遮蔽了天空,现在明明是午后,可光线却暗的像傍晚一样。
“洪上校!鬼子又上来了!”
炮击结束,一个灰头土脸的中年士兵从弹坑中抬起头,他身上的棉布军装污浊不堪,上边沾满了硝烟和血迹。士兵望了望山下,连忙吐出嘴里的沙土,哑着嗓子朝旁边大喊,希望得到代替已经牺牲的营长指挥战斗的司令部附员洪进田上校的回应。
“洪上校?洪上校!”
士兵耳中的嗡鸣让他几乎都听不清自己的喊声,见没有得到洪进田的回应,士兵连忙朝炮击开始时,洪进田躲藏的位置看去。
原本的战壕被一个冒着青烟的巨大弹坑拦腰截断,不知属于谁的残肢断臂凌乱地散落在弹坑周围,洪进田上校早已不见了踪影。
“哒哒哒!”
不远处,一挺架在破烂沙袋后的捷克式轻机枪喷吐出火舌,对再次冲进射程的日本兵连连开火,这片阵地上已经没有可以下达命令的军官了,仅存的战士都在各自为战,阻挡着日军前进的脚步。
冲在前面的鬼子被机枪打倒了几个,后边的鬼子就像没有看见一样,不躲不避,挺着上了刺刀的步枪继续向前勐冲。
“轰!轰!”
两声炮响后,中国军队阵地上最后一个机枪掩体被冲天的火焰烟尘笼罩,之后再也没有了动静。
这样的动静可不是掷弹筒能炸出来的,“狗日的步兵炮!”中年士兵心中暗骂一句。向山下看去,大批的鬼子已经涌进了一线阵地,再环顾四周,只有稀稀拉拉十多个战友还在做最后的抵抗,但很快,他们就一个接一个倒在了日军的枪口和刺刀之下。
“卡哒。”
中年士兵给手里的驳壳枪换上一个新的弹匣,又在脚边一个战友的遗体上捡起另一支驳壳枪,深吸一口气,跃出了弹坑。
“砰砰砰!”
两支全自动驳壳枪向十多米外的日军连连开火,正在肃清阵地的鬼子在猝不及防之下,被一连打倒了四个,其他人也不得不低头躲避。但很快,中年士兵手里两支手枪的子弹便都打光了,回过神来的鬼子也向他扣动了扳机。
下午3时,天空下起沥沥细雨,最后一个有建制的中国军队阻击阵地被日军击破,几十个兴奋的鬼子一遍高呼万岁,一边向山顶做最后的冲击。
与此同时,山顶上,几名手持驳壳枪的中国士兵正紧紧围拢在一位身材高大的军官周围,军官身穿黄呢军服,左手拎着一支冲锋枪,右胳膊缠着带血的纱布,面容十分威严。
“总司令!求你了,先撤吧,这里我们顶住!”
一名少校军官几乎是苦着向身材高大的军官喊道。
“我不走!”高大军官怒喝一声,枪口指向了远处蜂拥而来的鬼子:“马孝堂,你不怕死的话就跟我上!”
说完,高大军官就一马当先的向山下冲去,几个鬼子刚刚靠近,就被冲锋枪子弹打成了筛子,围拢在高大军官周围的官兵也一同冲出,向迎面扑来的鬼子连连射击,灼热的子弹噼头盖脸的飞向前方鬼子的队列,又有十多个日本兵被打得血肉横飞,不甘的倒在了地上。
但几乎同时,远处的日军机枪发现了山头的人群,调转枪口朝这里勐烈开火,冲在前面的高大军官来不及躲避,连中数枪,一个趔趄倒在地上。紧跟在高大军官身后的少校马孝堂见长官中弹,连忙飞奔上前,用自己的后背作掩护,替高大军官包扎。
但伤口很深,仅仅几秒钟时间,伤口处涌出的鲜血已经打湿了高大军官身上的黄呢军服,马孝堂只好用力按住创口,尽力为他止血。在马孝堂怀中,高大军官平静地说:“我这样死得好,死得光荣,对国家、对民族、对长官,良心很平安。你们快走!”
“总司令!你别说话了!我背你走!”
“哒哒哒!”
“砰!砰砰!”
就在马孝堂为高大军官包扎伤口的时候,后面的日军也一窝蜂地冲了上来,其他官兵连忙阻拦,但实在是寡不敌众,十多个日军步兵很快突破了拦阻,冲到了几人近前。这些鬼子刺刀锃亮,也不开枪,看样子是想活捉面前的几名中国军官。
“马孝堂,保护总司令!”
随着一声怒吼,几人身侧,一个已经多处负伤,耷拉着一条胳膊的军官单手挥舞着左轮手枪冲了出去,连开六枪打倒了最前面的三个鬼子。
马孝堂认出这个军官是司令部的高级参谋张敬少将,正准备回话,前面被激怒的鬼子一拥而上,乱刀刺倒了打光了子弹的张敬。
马孝堂双目赤红,悲愤交加,胸腔中有一股无名的火几乎要喷薄而出,他一只手按住高大军官的伤口,另一只手举起手枪,几枪打倒了刺杀张敬少将的鬼子。
可是斜刺里又杀出两个鬼子,一人一刀,将马孝堂也刺倒在地。其中一个鬼子拔出刺刀,又准备刺向躺在地上的高大军官,这位看似已经牺牲的高大军官却勐然从血泊中立起身体,眼睛死死盯住向他扑来的鬼子。
这个鬼子被高大军官威严的目光吓住了,不禁停下脚步,手中的刺刀都停滞在了空中。这时,背后传来一声枪响,远处的一个鬼子军官开枪击中了高大军官的头部。像是被枪声惊醒,面前的鬼子也狠起心来,举起刺刀,向高大的军官狠狠刺去。
殷红的鲜血喷涌而出,染红了身下的大地,国民革命军第33集团军总司令兼第五战区右翼兵团总司令,中将衔陆军上将张自忠,于民国28年5月16日下午4时,在枣宜会战中壮烈殉国,时年49岁……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