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五味小说 -> 都市言情 -> 这个穿越有点早

第九百七十九章 饭辙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新华夏成立后,澡堂子就像副食店一样是胡同里的四九城百姓的必去之处。
因为这时候家里住宿条件都紧张,大多都是一间屋子半间炕,哪有洗澡的地儿?
而彼时的四九城里,大街小巷有不少浴池,但能够像同仁堂、全聚德那样成一字号的,估摸着也就清华池一家。
而清华池能有这么大的名声,靠的还是“一招鲜”的绝活——修脚。
清华池在50年代末期成立了本市乃至全国第一家脚病治疗室,由单纯的修脚转变为脚病治疗,能为患有脚垫、灰指甲、鸡眼、猴子、脚胆等各种脚病的患者解除病痛,把西医清毒、注射、切除、止血、包扎、针灸等现代医疗技术与传统的修治手法相结合,取得了修治脚病的显着效果。
是以,京城老少爷们,但凡脚上有点什么毛病的,一般都奔清华池来。
冲着的一个是清华池的字号,另一个就是清华池的修脚师傅。
楚恒是清华池的常客,不过他脚上倒是没毛病,丫去那里就是单纯的想让人给捏捏脚而已,尽管那捏脚师傅大多都是五大三粗的汉子,远没有温柔似水,柔若无骨的小姐姐们招人稀罕,可没办法啊,这时候你想在澡堂子里看见一位女师傅,那比让大毛二毛停战都难。
所以他也只能退而求其次了。
而且就这,他还得扯谎说脚丫子疼,才有人肯给他捏脚呢!
“突突突!”
今天路上人不多,伏尔加一路疾驰,二十分钟不到,就到了地方。
“还是这地方舒坦!”
楚恒在路边停好车,从车窗里打量着不远处那座历史悠久的澡堂,莫名的有一种到家了感觉,身心说不出的放松,仿佛一瞬间,心中的烦恼就消失不见了。
丫乐颠颠的从仓库里拿出一小盒茶叶,推开门从车上下来,一熘烟钻进了清华池。
先到池子里泡了一会,又找师傅给搓了个澡,然后再跑去休息区泡上一壶茶,一边找来修脚师傅给捏捏脚丫子,一边跟身旁根本不认识的几个老爷们胡侃着,等乏了就躺在椅子上睡一会,很快一上午的时间就这么被丫荒废了
晌午。
睡饱了的楚恒懒洋洋的从澡堂子的躺椅上坐起来,咂咂嘴摸了摸干瘪瘪的肚皮,缓了会神才慢慢悠悠的拿着自己的茶叶盒从躺椅上下来,洗把脸精神精神后,才去外面穿上衣服离开。
回到车上。
丫又趴在方向盘上开始发呆,考虑着下午要去哪里浪。
杜三那里还没传来消息,是以外交部现在不用去,所里又乱糟糟一团,他更是不想回。
钓鱼?
这寒冬数九去趴冰窟窿,不是活遭罪嘛!
去信托商店捡漏?
见识过太多好物件的他,现在已经看不上那仨瓜俩枣的了,而且也太浪费时间。
虽然,他也曾在信托商店里买到过天青釉,可毕竟几率不高,他穿越这么久,也就捡到过那么一次大漏而已。
所以与其去那里浪费时间,都还不如在澡堂子多泡一会呢。
“算了,先找地吃点东西再说吧。”
楚恒摇摇头,发动汽车离开,准备去砂锅居找饭辙。
没有错,就是找辙。
虽然没人请他去,他也不知道谁在那里吃饭,但他敢保证,只要自己过去,就肯定能碰到熟人!
四九城小孟尝,就是这么自信!
当然了,以他的身价,自然不是差这点饭钱,之所以要去蹭饭,就是单纯的不想自己一个人吃饭而已。
……
砂锅居离清华池不远,楚恒驱车十多分钟,就到了地方。
现在是正晌午时,饭店生意最火的时候。
楚恒进屋一瞧,好家伙,连张空桌都没找到,乌泱泱的全是人头,各种声音糅杂在一起,显得一场喧闹。
这货在屋里扫了一眼,很快就发现了两桌熟人。
其中一桌上是方玉春,这俩人之间有过不少交集,关系自然不必多说,好的就跟亲父子似的。
另一桌则是他一位在大院里认识的朋友,关系也挺不错,之前经常在一起玩。
“楚恒?”
都没用楚恒主动过去,方玉春自己就发现了他,毕竟丫那么大个子在门口戳着,想不发现都难啊!
得!
既然你先开口,那今儿就吃你了。
楚恒笑眯眯的冲怕他看不见,已经站起来的方玉春挥挥手,晃悠悠的走了过去,接过他递上来的烟,随口闲聊道:“今儿可真是巧啊,你单位不忙吗?怎么大中午跑这下馆子来了?”
“害,这不几个老朋友挺久没见面了,就约着今儿聚聚。”方玉春笑呵呵的拿出火机给他点上烟,看了眼他身后,疑惑道:“你怎么一个人过来的?约了人?”
“哪啊,我这刚不去清华池泡了个澡嘛,中午饿了,正好离这进,就准备过来这对于一口。”
“那正好,一块吃点吧,也没外人,都是我铁磁,正好给您们介绍介绍,以后多走动。”
“不了,不了,你们朋友聚会,我掺和什么啊,我去找人拼个桌,随便吃点就行了。”
“啧,你跟我还见外呢,快坐快坐!”
“你这……哎,行了行了,别拉了,再等会衣服都特娘碎了,我不走还不成了嘛。”
“这就对了,来来来,我给你满上!”
……
如此这般,这孙子就成功的混到了一顿饭,不仅省了一顿饭钱,并且也认识了几个值得交往的新朋友。
方玉春可是出了名的看人下菜碟,能让他陪着喝酒的,身份能简单的了?
混的最差都是车间主任呢!
是以,他这一趟,也算是一举两得了。
不过因为方玉春他们来的早,楚恒是半程加入的,他就跟着喝了不到一个小时,酒局便散了。
把人送走后。
楚恒重新回到车里,继续为下午的去处想辙。
老话说得好,饱暖思那啥。
吃饱喝足的这货,自然不免想到了女人。
于是乎,这孙子就想起了自己回来之后,一直没时间去见的那位热情如火的洋情人。
霎时间,楚恒心头一阵火热,想也不想的就从车上下来,跑去旁边的电话摊,给毛子使馆打了个电话。
片刻后。
他火急火燎的回到车上,驱车直奔使馆区。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