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五味小说 -> 都市言情 -> 重回七七种田养娃

第七百七十八章 地窖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许世彦说的怎么处理,并不是指这些东西的去留,也没有上交国家的意思。
倒不是他多么贪财舍不得,关键是麻烦啊。
这要是真交上去了,原本的房主知道消息会不会回来闹?
那些所谓的专家能不能说,这房子估计还藏着东西,最好都挖开看看?
其他人能不能眼红,偷摸的跑来寻宝?
应该说,这些不是可能,而是一定会发生。
许家人又不住在这儿,真要是这么闹腾下去,等下次他们来,房子还能在么?
保不齐这房子就能让人偷摸拆的连地基都没了。
为了避免麻烦,这种上交的事情想都不要想。
再说了,他花钱买的房子,这房子里所有东西都属于他。
别管是夹壁墙还是地窖,反正只要有东西就属于许家。
许世彦的意思是说,他们现在要怎么处置这四个箱子。
是重新搬回夹壁墙里呢,还是晚上带回小院,等着想办法运回东北去?
“爸爸,还是搬走吧,不能留在这边。
这头房子要重新修缮,万一工人干活的时候发现夹壁墙了,那东西还能留住么?”
许海源猜出了许世彦的心思,提议道。
“嗯,我也觉得,还是搬走最好。
不过搬到小院也不是长久之计啊,咱又不在小院住,这一年能来个一趟两趟的,谁敢保证放小院就安全啊?”
许世彦叹口气,这家伙,整出来个烫手山芋,还挺不好安置的。
“爸,那些都是后话,眼下还有件事儿要办。”
许海源倒是没觉得多难,这玩意儿在他看来,很好处理。
“啥事儿啊?”许世彦一愣,不明白大儿子想说啥。
“爸,你说这栋宅子这么大,据说当初住了大官儿。
可能就这一处藏了东西么?会不会还有什么夹壁墙,或者地窖、密室之类的地方?”
许海源一脸的若有所思。
“关键是,咱这房子要大修啊,万一真在修房子的时候被工人发现了什么,那麻烦可就大了。”
许世彦瞅了大儿子两眼,笑笑摇头,“不可能,一天天净瞎胡寻思。
那得是多大的官儿啊?夹壁墙里藏了这些,别处还能藏?
他家后人还能一点儿不知情?
能藏住这些就不少了,我估计当时肯定出什么意外了,所以没来得及告诉后人。”
能找到这些东西,已经算是很幸运了。
许世彦可不敢想,这座宅子里面还藏着宝贝,不可能的。
“爸,别管可能不可能,咱都得先找找,万一呢?”
许海源还是坚持自己的想法。
在他看来,这种大官儿的人家,肯定留了很多后手,不可能只有一处夹壁墙。
大儿子坚持,再说也确实有那么点儿道理。
别管还有没有宝贝了,确实应该四处看看找找。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行啊,那咱就各处都转悠转悠看看吧,别管有没有,都找找也就死心了。”
许世彦看了眼苏安瑛,权当是陪着孩子们玩了。
许海清一听,也顾不上后脑勺还疼了,抬腿就往外跑。
倒是许瑾萍,瞅了眼身后的墙,“这夹壁墙怎么关上?”
那墙总不能一直开着吧?刚才他们找许海清的时候是关着的,说明肯定有机关。
许海源来到墙根,再次踩了下那块凸起的砖,夹壁墙重新闭合。
“那里面应该也有个机关,可以关上,我估计是许海清掉进去直接碰到了。”许海源给妹妹解释了下。
夹壁墙关上,四个箱子暂时就放在这屋里,然后许世彦挥挥手,示意孩子们玩儿去。
“行啊,都去各处转转,指不定还能找到什么藏宝的地儿。”
寻宝嘛,这可是孩子们的最爱。
许海清第一个蹦出去,到外面找了根棍子,开始在每一间屋子的墙上敲打。
许海源可没那么笨,才不去挨个儿墙都敲呢。
那夹壁墙为了藏人藏东西,肯定比一般的墙要厚很多,这个,只要细心观察就能看出来。
前前后后四进院子,几十间房子,孩子们都挨个儿找了一遍,到最后没再发现夹壁墙。
却在院子里找到了一个地窖,后院还有一口枯井。
那地窖可能就是以前的菜窖,在三进院厨房的门前,留了个四四方方的口,上面盖着石板。
许世彦和许海源父子合力,将石板抬走,露出下面的入口。
许海清一看那入口,就着急的想要下去,被许海源一把拽住。
“你急什么?
这地窖不知道多久没人下去过了,里头有什么咱也不知道。
万一里面没有通风口,没氧气呢?冒蒙儿下去太危险了。”
许海清一愣,挠挠头,嘿嘿直笑。
“我太着急了,就想看看下面有什么。万一还有宝贝呢?”
许世彦抬手在小儿子额头上敲了一记。
“笨,这是菜窖,冬天用来存萝卜白菜的,这里面能有什么宝贝?”
“爸,这里边可不一定都是存白菜。”
许海源看了眼老爸和弟弟,有些为难的解释了句。
“搁以前,普通老百姓可挖不起地窖,都得是有钱有单独院子的人家,才能挖的起地窖。
有的地窖里面很大,十几平呢,里头可以住人。
要是遇上兵荒马乱的年月,可以躲在地窖里藏着。
还有些有钱人,专门挖地窖藏酒。”
许海源怕他解释的太多,老爸心里不得劲儿,可要是不解释吧,他又憋得慌。
“哦,合着还有这么多学问呢。
我还以为,就跟咱东北的菜窖子差不多呢。”
许世彦倒没觉得面子上过不去啥的,他家大儿子能知道这些,就感觉特别正常,没啥可意外的。
“那咱啥时候下去啊?就这么敞着盖儿,咱在这闲聊天?”
许海清耐不住性子,急切的想要下去瞧瞧。
“这样,你跟你二姐她们,去周围的商店,打听一下有没有鼓风机。
要是有的话,就买个回来,再买一长段电线、一个插排回来。
咱用鼓风机吹一吹里面,这样通风能快点儿。”
目前不太清楚底下的情况,确实不敢贸然就下去。
要知道二氧化碳比空气重,越往下就越危险。
这不是闹着玩儿,每年冬天都有死在地窖里的事情,还是小心点儿好。
鼓风机,在东北有,如今有一些人家烧锯末子,需要用鼓风机。
首都有没有不知道,只能去打听打听。
最主要的是,把许海清支出去,省得这小子总着急,叨叨叨的,太烦人了。
许海清不知道他哥是嫌他烦,故意支走他啊。
一听说去买鼓风机,倒是屁颠屁颠儿的就跟着俩姐姐走了。
支走了弟弟妹妹,许海源让苏安瑛在上面看着,他和许世彦俩人,要往地窖里面走。
“不对,刚才你不是还说这地窖里头危险,不让下去么?”
苏安瑛一看不对,赶忙拦住那父子俩。
“妈,我那是湖弄许海清的。
这种大户人家的地窖,底下都留有通风口。不信你看?”
许海源一边说着,一边掏出盒火柴来,点燃一根往地窖里探去,那火柴果然没有熄灭。
“我跟我爸俩人,一边划着火柴一边往下走。
要是火柴有异常,我俩就立刻返回。”
这要是有根蜡烛效果会更好,可惜,他们刚过来,这边啥都没有。
那火柴还是许海源不知道啥时候揣兜里的呢。
就这样,爷俩划着火柴,在苏安瑛担忧的目光下,一步一步往地窖里走。
走两步,许海源就点燃一根火柴,弯腰往下试探,火柴没熄灭,就表示下面有氧气。
“爸,你看见了么?这火柴的火苗是偏的。
这就说明,底下通风,地窖口一打开,空气流通。”
许海源的观察力自然不一般,爷俩一边走着,许海源就给他爸讲。
就这样,爷俩小心翼翼的下到了地窖底部。
就这上面透下来的光亮,大致能看到,眼前这是个十分方正的地窖。
高应该不到两米,四周应该是用条石砌成,规整干净,头顶估计是铺着大块的石板,底下也是石板。
这地窖不算太大,感觉也就七八平的模样,很规整。
只是地面上一片狼藉,布满了碎纸片和碎瓷片等东西。
许世彦弯腰捡起一块碎瓷片,往外走两步就着光看了眼。
“可惜了,这应该是什么瓷器的碎片。”
看见这些碎片,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二十几年前,房子的主人应该是把一些瓷器书画藏在了地窖里面。
只可惜,这地窖太显眼,被人发现了。
然后有人下来,找到了那些东西,估计是一顿破坏,才会成了眼前的景象。
“白瞎了,这些东西要是留到现在,怕是哪件都能值不少钱。”
那年月,真的是祸害了太多好东西。
“走,上去吧,这里面即便是曾经有啥,也都被破坏了,可惜。”
许世彦摇头叹气,转身要走。
“爸,等会儿。”许海源没有急着上去,而是打量起四周。
“按理,地窖不应该这么小啊。”
许海源一边说着,一边在墙上摸索敲打。
果然,其中一面墙敲击的动静不对。
“爸,我感觉这里面应该还有一间。你等一下啊,我找找机关。”
话音刚落,也不知道许海源碰到了什么,就听见一阵吱吱呀呀的动静。
许海源前面的墙,竟然裂开一道二尺多宽的口子。
许世彦直接就傻眼了,这也太邪乎了吧?真让他家大儿说中了?
“这,这还真有另外一间啊。”
怎么感觉,今天的经历,就跟故事里讲的一样,这么离奇呢?哪有这么巧的事儿?
许海源可管不着他爸多么惊讶,迈步就进了里面那个隔间。
这里面没有光,暗乎乎一片,许家父子也没带啥照明的东西进来,没办法只能再点燃根火柴。
就着火柴微弱的光芒,可以看见这间密室差不多有十平左右,跟外间一样规整干净。
地上摆了好些个箱子,不知道里面是什么。
许海源刚想过去看看,结果火柴灭了,他急忙再划着一根,照亮往前走。
可那火柴能维持多久啊,刚走两步,又灭了。
“爸,你去把那四个箱子搬过来吧,藏在这里面肯定没问题。
今天晚上或者什么时候,咱俩预备了手电筒再过来,不然这里面漆黑一片,啥也看不清。”
许海源只能叹口气,手里没有合适的照明工具,根本不行。
刚才许海源划着火柴的时候,许世彦也瞧见了地上的箱子。
那不用说,肯定是房主藏的东西。
很有可能,这家人当时知道要出事,就把不值钱的放在外面吸引注意力,值钱的东西都放到里面了。
当时那些人来搜查,见到外头一堆瓷器书画什么的,直接给砸了破坏掉,以为就那些了。
所以没再仔细搜寻,也就没发现地窖里面还有一间,更不知道,房子还带着夹壁墙。
“行,那我去搬箱子。”
哪里也赶不上这地方最保险,只要他们爷俩不提,外人想找到这地方,很难。
挺好,有这么个地方,倒是解决了大难题。
之前说是要把箱子搬到小院去,可搬过去往哪里藏?那边人多,藏到哪儿也瞒不住人啊。
就这样,许世彦从地窖里上去,跟苏安瑛说了一声儿。
然后夫妻俩就把箱子搬下来,藏到了里面那间。
之后,三人从里间出来,许海源触动机关,将墙面恢复。
“以前的人,可真是了不得啊,能在地底下修这么一处地方,还带着机关。真厉害啊。”许世彦不由得感慨道。
三人从地窖里出来没多会儿,许海源和许瑾萍姐妹就回来了。
只不过,三人手里都是空着的,很显然,没买到鼓风机。
“大哥,我们打听了好几个地方,人家都说没有鼓风机。”许海清哭丧着脸说道。
“没有就没有吧,过这么长时间,估计底下通风也差不多了。
你要跟我一起下去看看么?”许海源装模作样的问弟弟。
“好啊好啊,咱一起下去。”
许海清一听,立时来了兴趣,欢欣鼓舞的来到了地窖口这儿。
“走啊,咱下去瞧瞧。”
小屁孩对底下的情形十分好奇,他就想着,万一底下也跟那夹壁墙似的,藏了好多宝贝呢?
许世彦和苏安瑛互相看了眼,都憋着不敢笑。
这傻小子啊,得亏跟许海源是亲哥俩,要不然,还不得让许海源给耍的团团转?
“爸爸、妈妈,你们不下去瞧瞧么?”
许海清跟着哥哥往下走了几步,忽然回头,问许世彦夫妻。
“不去,一个破菜窖子有啥可看的?也就你们哥俩好奇,我可一点儿都不感兴趣。
你俩下去吧,要是底下真有啥宝贝,记得喊我一声儿,我再下去凑个热闹。”
许世彦忍着笑意,一脸正经的说道。
“哦,好吧,那我和我大哥一块儿下去,要是底下有宝贝,我喊你们啊。”许海清点点头。
好吧,那就只能由他们哥俩下去探险了。
“二姐、四姐,你俩就算了吧,底下黑咕隆冬的,你俩下去再害怕啥的不好。”
许海清朝着许瑾萍许瑾慧摆摆手,转身就跟着许海源一起,下地窖了。
不多时,就听见底下传来了许海清的声音。
“这些败家子儿,咋都把好东西给砸了呢?太可惜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