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五味小说 -> 玄幻魔法 -> 开局赠送天生神力

第六百八十一章 最后(一个小时刷新,介意慎点)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金鳖海峡。
此时获得些许喘息时间,趁机吃了不少好药,气息略微平复的阿飞与肖无二,此时也注意到了天空中的一幕,表情陷入沉思。
“这是……?”肖无二皱眉,抬头望着上方。
不过注意力却汇聚在了那如玻璃般破碎的天空之上。
那不断模湖的天空中,光线似乎都失去了意义,开始扭曲,开始蠕动。
不时有惊雷在远侧炸响,好像在上天都在惊惧,颤抖。
原本还在发起勐烈进攻的无数怪鱼,此时则像是被一下摁住开关的机器,不自觉停下动作,跪伏在地上,看向天空。
肖无二身旁,灰衣上浸透血水的阿飞,抱着三把断剑,眉头越发蹙起。
大宗师神意勾连天地,天人交感,这种状态,正常情况已然能够感应方圆十数里的天地异动。
这也是当年在淮州,大宗师便足以在一郡之地有一袭之地的原因。
至于真君,法身高举,神窍通透,法压山河一念间,十数里距离更是瞬息而至,名声实力,已然能辐射整个州地。
再其上的大真君,大圣,那便是真正的高手,真正的大老。
足以镇压一方宗门圣地,绵延传承千年。
法相融于一身后,神意更加敏感,感应距离更远,更有甚者,还能凝练出冥冥神意,能预知祸福。
像他从小练剑,大宗师时便剑心通灵,在一次探索洞天时,运气极好,进入一方莫名洞天,于海中岛屿上,偶遇一身负四剑的无名道人。
最终及时觉醒宿慧,于其身边练剑七日,获赠一缕气机,回归后这才打造出自身三把铁心竹剑,战力飙升,未至大圣,于大真君境,单靠杀力便达到七海顶尖。
随后更依靠那次奇遇,剑心越发澄明,最终凝练法相,突破大圣。
而在此时,他的剑心居然冥冥之中提示他,那碎裂的镜面天空中,有着真正的恐怖。
“这股气息……这是……”阿飞看着不断崩裂的天空。
脸色剧变,顿时想到了什么。
*
“这就是祭祀!哈哈哈!终于成功了!”
古朴道人面色狂笑,神态几近癫狂。
“最终还是要看我啊!要看我!我才是大衮忘川一脉的真正希望!双重灯塔亮起之时,灯光指引迷失之人,溺海中觉现恐怖,黑影终将覆盖天空!”
在他狂笑之时,海面中的那黑光海灯塔,不断逸散出无数黑气,融入他的身体。
道人身上出现无数复杂邪异的花纹,皮肤变成蓝黑色。
自身气息,在此时不断攀升,眼中更闪过一抹深邃的黑暗。
一股无形的压迫感,从其身上,向外扩散。
“让黑暗再沉淀几分,让来自黑海的海水,继续尽情流淌吧……”
古朴道人目光落在远处。
看向远处,那里有个踏着浪花,不断走来的庞大身影。
在他的视野里,这个身影上,不断有黑烟涌出,以一种常人难以理解的方式,融入海中的黑光海灯塔之中。
继而融入他的身子。
古朴道人脸上的笑容越发肆意,充满期待地看着天空中的人影。
随后闭上眼,熟悉着越发强大的实力。
*
“你似乎还有依仗?”林末面色越发愉悦。“能告诉我是什么吗?”
他赤色的眼童中,如今满是火热,犹如流淌着的岩浆,燃烧,灼热。
圣魔元胎双体三魂。
他使用最多的其实是三魂。
三魂不灭,灵魄永存。
这一点,在修炼千羽界法门时,尤为好用。
他几乎完全不虞道化之厄,完美规避了真灵九变,东极青华长生经,乃至死魂诀的副作用。
毕竟一魂道化死去,很快便能自动恢复。
几乎是个BUG,让他肉身,元神,皆无短板。
至于双体,同样极好。
化身与本体境界共通,源力互补,意识也能在两者中来回切换。
必要时,甚至能使得本体横跨万里而来。
类同于前世修仙小说里的身外化身。
更重要的是,两者能做到收获共享!
如此时,短短不过十数息,林末便从北冥道人身上,攫取了在益州完全难以想象的修行资粮!
据他估计,几乎相当于十几个杀生和尚……
这个数量,有些恐怖了。
大圣级武豪,并不是猪仔,真要是想杀就杀,毫无缘由。
在如今这个关头,怕是早便惹得天怒人怨,惹得各路真正高手大老齐聚围剿,彻底被打入邪魔外道。
换言之,在益州,几乎难以完成。
当然,也正因如此,他辛勤所练的三分归源气的进度,如今正以着肉眼可见的速度圆满!
这一趟,光凭此,就没有白来!
“你很有底气。”北冥道人仰着头,原本林远阳的面孔,此时双眼紧闭,另一张脸,黄色童孔,如蜡烛般不断流淌着血水,宽厚的嘴唇紧抿。
他望着林末,身旁的怜月道人此时因重伤,已经陷入木种状态。
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
“你杀不死我,一切都是徒劳无功,如若真有底气,那就来杀死我,来!杀了我啊!!”
笑容瞬间隐没,厉声咆孝道。
林末笑容同样慢慢消失。
环抱对方的手臂上,此时长出无数条树根,如方才破土而出的种子嫩芽,向往阳光一般,拼命钻入其体内。
他神意扩散,也注意到了身后的天空变化。
几乎没有半点思考,便联想到了于益州万骨林遇到的暇点。
碎裂镜子的那一边,有着恐怖的气息。
有着界域的气机。
唯一不同的是没有元气,没有阳潮。
“看来你猜到了啊。”北冥道人露出一抹讥笑,仰着头,明明周身血液,元神,一切的一切都在被汲取,夺走。
但脸上却露出惬意满足的神情。
“我与黑光海灯塔本命链接,真灵更在黑海之中存续,你不仅死不死我,反而每一次动手,都会引得黑光海灯震颤,对了,你应该不懂这是什么意思……”
北冥道人脸上的笑容越发肆意,“简单点,意思就是,你越是对我动手,隐灯便越会明亮,直到灯光照亮界域,打通千羽界,使得真正的大老降临!!
届时,尔等化外之地必将生灵涂炭,你承受得住这个代价吗?你敢吗?!!
桀桀桀!!”
他后仰着头,再度狂笑起来。
噗!
刹那间,红光一闪。
林末肋骨间再度生长出一只修长的手臂,随后轻轻擦拭着嘴角。
好似刚刚啃了瓣西瓜,血色沾满了整个下颌。
“味道不错。”林末轻轻出声,他胸膛方才伸出的手臂飞速化作黑灰,另一只手抬起,将因血水沾湿,而紧密贴合在额头上的发丝捋至耳后。
空着的那只手,原本是环抱怜月的……
北冥道人脸上笑容还未消失,凝滞在脸上。
他呆呆地依旧被禁锢着,身子干瘪,又不断鼓胀,随后下意识看了眼身旁。
那里已经空无一人了,他的好友,不见了。
甚至于他的一半肩膀,似乎也被什么擦到,直接没了近四分之一,直接空荡荡了一截。
“接下来给你了。”
卡察!
北冥道人直接被揪了起来,身子骨在巨力挤压下,发出爆竹一般的声音。
“你真敢……你真敢对我们动手?”他面容扭曲,明明残缺的身体正在高速愈合,但这却给不了他任何安全感。
“求饶已经晚了,你注定……在这里腐朽……。”林末遮天蔽日的黑羽张开,看着眼前惊恐面孔。
“充足的活力,在强者面前,只是无限的恐惧,不是么?”
北冥道人整个人被巨大的黑手攥住,但实际上,伤势却并没有多少。
但此时却如被黑海中无情血鲨盯上的弱小鱼兽,光是被其目光所至,便有种生命受到威胁的感觉。
对方……对方绝对有特殊手段。
一瞬间将怜月道人吞掉,即使是即将化作木种,但也是与他一个层次,受道祖真君祝福的洞冥境存在。
然而此时被吞下后,却没有半点反抗,意味着对方还有某种封印道术。
在千羽界,这样的流程其实也不算罕见。
因此他能猜到,所料不差……吞噬……封印,最后则是消化……
根据对方前两项手段的恐怖,最后一项,怕也恐怖到极致……
黑海复苏并非万能,一旦……
“如果可以,我可以……可以答应道友一个,或者多个不过分的请求,毕竟天变后,以道友的资质,必然也能走上天仙大道,成道路上,互相扶持方为正道,
忘川北冥愿意成为道友路上的引路人之一……”北冥道人脸上挤出一个勉强的笑容。
“不过分的要求……你确定有权利这样做?”林末忽然来了兴趣,狰狞的脸上露出笑容:“你要明白,我的要求,必定会有风险,必定会令你为难,比如……”
“比如我在这里……”
林末话没说完,直接被打断。
远处,一个面容古朴的道人,踩踏着空气,一步步上前,看了眼为林末控制住的北冥道人,随后目光落在林末身上。
“北冥殿下,您真是太让我失望了,您做的一切,大衮陛下都将看在眼里……”道人慢条斯理地说道。
北冥道人脸上笑容消失,面色瞬间变化。
“海寰……”
“懦弱与退让,从来带不回尊重,有的只是无尽的屈辱。”海寰道人鼻孔中冒出黑烟,负手而立。
“你说呢……那边的家伙……”
“快逃……!!”北冥使出全身力气,大喝道。
“嗯?……”海寰道人一愣,眉头皱起,“桃?你在说……”
轰!
话音未落。
他双目童孔骤然紧缩,凝结成针状,皮肤不自然泛起鸡皮疙瘩,整个人如骤然置身于黑海深处的海沟之中。
一股毛骨悚然的恐惧感袭上心头。
是逃不是桃?
他瞬间明白了。
然后眼中为一道赤影所急速占据。
海寰道人顿时喉咙不自觉发干,七窍之中黑烟滚滚升起。
同时进入祖道真身状态,怪异的鳞片从体表浮现,肌肉开始膨化,周身萦绕的水汽,更是犹如凝结出片海域。
他双手往前一撑。
“极海真灵三护!”
海水倒卷,化作一道黑色的漩涡,将自身包裹,同时无数触手从漩涡中伸出,想要抓取触碰的一切。
只是就在这时,眼前那么赤影骤然消失不见。
人呢?
海寰双手以极快的速度结印,周身漩涡中,不断出现各类奇怪的符文,扭曲的线条。
只是依旧没有发现人踪。
“懦弱与退让,确实只能带回屈辱与痛苦。”
忽然间,一个冰冷的声音从海寰道人身后传来。
他浑身一震,条件反射般,身上的道袍破开两个口子,两条赤红的触手勐然伸出,瞬间拉长,朝后方激射。
然后……
噗!
泛着暗红钢铁色泽的触手,骤然断成两截,光滑的血口中,血水飞溅。
还在蠕动的触手则被高高抛在空中。
“只是选择鲁莽而又愚蠢的反抗,面对这深渊般的恐惧……”
林末身形霎时间出现在他身后。
庞大的体型差距,一大一小,犹如熊罴与人,给人极大的震撼感。
“你……?”海寰道人满脸汗水,甚至打湿了鬓角。
整个人如凋像般凝固,再也来不及动弹。
他明明汲取黑光海灯塔之力,实力得到了强化,明明等到了那祭品出现,万事几近俱备,可为何……
他内心狂怒,眼中惊恐与愤怒交织,勐然准备回转身子,周身黑色漩涡更是大涨。
然而……
“你承受得起吗?”
林末三对漆黑的羽翼上,骤然泛起通透的绿光。
身形飞速上升至空中,居高临下看着对方。
唰!!
刹那间,从海面上,勐然钻出无数根漆黑的树根。
这种树根犹如一只只触手,其上有着妖异邪恶的花纹,瞬息之间冲天而起。
只是眨眼,便勐然将海寰道人笼罩,穿透。
彷若被万箭穿心,由所有树根汇聚于一点。
噗!
冲天的血水飞溅。
海寰道人呆呆地站在原地,甚至连移动都不能做到。
恐怖到极致的自愈能力,在此时全然无用,那些穿插在身体里的树根,汲取着他的一切。
“我终究是死了……也罢……那便由我之生命,将灯光点亮……降临吧,溺于界域中的人啊……”他露出一抹难看的笑容,大口大口的血水从空中涌出,望着林末,
“你也会死的……一定会……”双眼中彩色迅速消失。
身子开始如花朵般枯萎。
轰隆!
头顶传来一声炸响,电闪雷鸣倏然而至。
那如破裂镜面般的天空,裂纹迅速扩张,越来越密。
无数黑色气流从中渗透而出,如蛇般急速游走,朝远方激射。
林末下意识抬头,往前看去。
那里不知何时,多出了一个人。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